第五章 访客和秘闻 上(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阿瓦隆秘境中心,一座宫殿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那里,在戒备森严的宫殿之中,赛恩正躺在一台巨大的机器内看起来似乎是睡着了一样。这台机器正是三年前赛恩利用从银月那里得到的系统核心制造出来的,他被赛恩命名为潜行机器,而他的功能就是帮助赛恩潜入到无尽大陆的主系统之中。
  此刻虽然赛恩的身体还停留在阿瓦隆秘境,但是他本人的意识却正在无尽大陆的主系统中游荡着,依靠着系统核心带来的身份授权,赛恩的意识可以在侍奉一族无法察觉的情况下调动第一层世界绝大部分的冒险者系统,这个时候赛恩可以说就是冒险者的神,他可以任意的查看第一层世界冒险者的数据乃至经历,而且赛恩还可以调整魔物的行为模式,甚至影响他们的掉率。
  可以说如果赛恩愿意的话,他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让任意一个冒险者提升到第一世界的极限,只不过对于现在的赛恩来说,制造几个九阶半神并没有任何用处,而赛恩潜入冒险者系统也另有目的。
  又一处冒险者的主城被赛恩找到,赛恩的意识潜入到了主城之中开始对这座城市的各种功能建筑进行扫描,这些由系统建造的建筑的结构以及特殊能力,在赛恩的扫描之下完全无所遁形,并且会随之记录到和潜行机器相连接的系统核心上面。
  而与此同时,面积丝毫不比地面的阿瓦隆小的阿瓦隆秘境某处,随着地面的轰鸣声,一座与刚才赛恩扫描相同的建筑便拔地而起,这些建筑在被建立起来之后,便开始自动运转起来。他们或是给阿瓦隆秘境提供各种其他的物资,或是给阿瓦隆秘境带来更多的防御力,总之在阿瓦隆秘境这座前上位神神国的强大能源支撑上,在一点点的增强着这座神国的力量。
  而除了这些复制来的建筑之外,在阿瓦隆秘境内,大量被改变了行动方式的魔物。正在系统的指挥下建筑着一些巨大的建筑,这些庞大的建筑并非是普通的居住场所,从那些浇筑着魔法金属纹路的地板,以及用魔法水晶建造的地基就可以看出他们肯定是有着某种作用的。不过目前这些建筑也不过是才刚刚完成地基部分的建设而已,这些每一个都不输给世界奇迹的建筑想要完工,恐怕还需要数年的时间才有可能。
  “赛恩这孩子到底打算做什么?”当那对中年夫妇进入到这片秘境中看到热火朝天的建设场面时,他们问出了所有人都想要知道的问题。不过却并没有人回答他们,因为这对夫妇是用某种不为人知的秘法偷偷潜入到这片和阿瓦隆处在不同空间的秘境中的,他们自然不可能轻易的暴露行踪。
  中年夫妇两人看起来和魔王军完全不同。但是就在他们身边不远处忙碌的魔物们却对他们连看都不看一眼,而两夫妇也并没有在这片工地继续逗留,在发现自己也看不懂这片工地到底是在建造什么之后,他们便拿出一个坏掉的只有一根指针的怀表,开始按照指针的方向行动了起来。
  很神奇的是这块怀表唯一的一根指针所指向的方向正是如今赛恩所在的方向,而不管这对夫妇怎么更换方向,那根指针都牢牢的指向赛恩如今所在的宫殿,看起来这是一件专门用来找人的神奇宝物。
  有了这种神奇道具的帮助。两夫妇几乎没花费多少功夫他们就已经接近了魔王宫殿,不过在接近魔王宫殿之后。他们却开始有些犯难了,因为魔王宫的守卫相当的森严,而且那些赛恩的手下也有着丝毫不逊色于两夫妇的实力,如果硬闯的话,两个人恐怕连门口都进不去就会被挡回去,至于潜行虽然他们的秘法可以对付魔物。但是却完全没办法对付眼前的这些强者。
  “该怎么办,咱们好像打不过这些人。”中年男人头疼的对自己的妻子说道,虽然他很喜欢刺激的战斗,但是一个人和一万魔王军单挑这却似乎并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你简直笨死了,咱们是来见儿子的。又不是来偷袭的,干嘛要跟咱儿子的手下打架!?”中年女人鄙视的看了自己的丈夫一眼,然后她直接解开了自己身上的伪装就这么光明正大的走向了宫殿的门口。
  “我是来见赛恩!我有要紧事要告诉他,请你们帮我通传一下。”中年妇人不卑不亢的对魔王军的士兵说道,虽然魔王军的士兵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有些惊讶,但是在对方并没有主动攻击之前,魔王军的士兵也不可能无视赛恩的命令随意的行动。
  所以当几个小时后赛恩从潜行机器中苏醒之后,他便得到了有一对中年夫妇想要见自己的消息,而赛恩似乎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出,于是在十几分钟之后,赛恩便见到了那对中年夫妇。
  “你们先不要说话,让我猜猜你们是谁。”当赛恩进入到中年夫妇被安顿的房间中之后,他首先带着笑容对两夫妇说道。在将两夫妇之前准备好的一切说辞堵回去的同时,赛恩仔细的打量着两个人的样貌,他正在试图超出自己和这两个还是第一次见面的父母之间有联系的地方。
  “原来那个长着络腮胡子一脸落魄冒险者摸样的男人就是我的父亲,嗯,如果他剃了胡子的话应该是一位帅大叔,不过似乎自己并没有继承到对方那张脸。”赛恩打量着那个一脸跃跃欲试的中年男人心中想着,这个男人手上的老茧还有他那柄看起来如同地摊货但是却隐含着危险气息的长剑说明他是一个相当优秀的剑士。不过除此之外赛恩再也没办法看出别的东西,他又不是相面的,对于他来说敌人他还可以根据自己的丰富经验去推断,但是自己人却完全不适用这些经验。
  而那个男人身边有着和蒂法妮相似的黑色长发中年女人此刻眼眶中已经流出了泪水,赛恩甚至还没来得及自己打量对方,那个中年女人便把赛恩一把抱住,而赛恩他的心中竟然出现了一种这辈子从来没有过的安全感。
  “我的小宝贝,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淘气……”(未完待续。。)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