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灵魂圣杯 下(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自古以来大凡是宗教都会对人类死亡之后灵魂的去向做出解释,而一个对于灵魂去向解释的合理的宗教,他的发展要比其他的宗教更容易的多。之所以会如此大抵上是因为人类从出生开始本能的对死亡有着巨大的恐怖,一个人死后会去哪里,是否会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消失,哪怕是聪明绝顶的智者中,也很少有人能够参透这个问题。
  在现代哲学中,我来自何方,我是谁,我将去往何处,被称为哲学的三大终究问题,而我将去往何处便是指的死后世界,这个问题从古至今逼疯了无数的哲学家,并且最终催生出了各种各样的死后世界。
  地府,冥界,地狱,这些都是人们通过自己的幻想,和对世界的模糊认知创造出来死后世界,关于这些世界是否存在我们的主人公恐怕没办法告诉诸位看官,因为他两次死亡去的都不是上面这些地方。
  不过,虽然我们并不能确认我们这个世界上是否有死后世界的存在,但是至少在另一个距离地球有着无法计算距离的宇宙中,是真的存在一个给亡者居住的死后世界的,而且我们的主角赛恩甚至还曾经在那个世界中逗留过一小段的时间。
  虽然那个时候的记忆大多数被封印,很多涉及到这个世界深层次的秘密现在的赛恩都完全想不起来,但是赛恩可以肯定这个世界人死之后灵魂会被拉入由众多死神统治的冥界,灵魂将会在哪里受到审判并且等待重生。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哪怕是冥界的死神之中有许多都是这个世界最顶尖的强大存在,但是他们的力量依然难以覆盖整个宇宙,所以有不在少数的生命死亡之后,他们的灵魂会以其他的方式毁灭或者重生。而眼下的无尽大陆恐怕就是一个如此的地方。
  赛恩在观察了一会祭坛的运行之后,他已经可以肯定所谓的圣杯实际上就是一个便携式的冥界,这个要双手才能够抱起的巨大金杯内部的黑色物质实际上是一个巨大的亚空间,这个空间内可以储存大量的灵魂,不过亚空间再大也不可能比得过无边无际的冥界,所以圣杯中的灵魂仅仅是被储存,并不像是在冥界一样宛如生人般自由生活着。
  “这东西看起来似乎并不是像我之前想象的那么邪恶。不过为什么这东西会被当成是许愿的圣物呢?”赛恩在确定圣杯对于生者并没有什么危险之后。走近圣杯一边检查一边奇怪的说道。按照赛恩的设想,这个小型的冥界,应该是维持阿瓦隆周边地区灵魂循环的关键器物,可是赛恩却并没有找到让圣杯中的灵魂转生的部件和设施。
  赛恩带着这样的疑问。开始更进一步的检查起了圣杯的内部构造。以赛恩九阶魔法铁匠的能力。再加上他本身渊博的知识,赛恩一点点的用精神力在圣杯的亚空间中小心的探索着,并且同时用他过人的计算能力分析着圣杯的内部构造。
  “原来如此。没想到这个圣杯竟然仅仅是个半成品,并没有被他的制造着完成所有的功能,后来似乎是其他的人为了弥补圣杯的缺陷,给圣杯加入了一个与系统交易的功能。也就是说,所谓的献祭灵魂实际上是将储存在圣杯内无法转生的灵魂交给系统来转生,至于所谓的实现愿望则是系统给予圣杯持有者收集灵魂的报酬,而并非是利用灵魂作为代价来实现愿望。”赛恩在摸索了大概半个小时之后,终于恍然大悟的说道。
  他现在已经完全搞清楚了圣杯的作用和原理,看起来圣杯的存在并非是为了某种邪恶的目的,不过赛恩却依然不能够把圣杯中人类的灵魂交给系统,因为那样一来,那些灵魂便不再属于伊萨姆世界,而是会被转生到其他世界中去。接下来赛恩的计划很庞大,而且很可能会引发规模巨大的战争,在赛恩看来,这些灵魂同样是有着相同世界认知的伊萨姆人,自然不可能让他们丢掉记忆跑去转生。
  搞清楚了一切之后,赛恩没有犹豫便开始了对圣杯的收取,赛恩利用刚才探知圣杯时,以魔法铁匠技能对圣杯内所有者的篡改强行将圣杯从祭坛上面拿了起来。当圣杯被赛恩拿起之后,虽然圣杯本身并没有对赛恩反击,但是赛恩却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在向他压下来,这是赛恩触动了世界法则的后果,简单点说就是赛恩小偷行为被系统给盯上了。
  这种情况毫无疑问是极其危险的,虽然被世界法则盯上不至于会从天而降几个大神下来把赛恩一巴掌拍死这种几率等于零的意外,但是未来赛恩很可能会每天都遇到走路平地摔喝水都塞牙的倒霉情况。不过对于这种情况,赛恩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而且以赛恩原来那几乎等于零的破运气,他压根也不在乎更倒霉一点。
  不过就在赛恩打起精神准备看系统会给他准备个什么样的意外的时候,那股无形的压迫感却突然莫名其妙的消失了,随后赛恩的视野中突然弹出了一条系统信息,说赛恩通过了权限检定可以自由的使用圣杯。
  “又是系统权限,我记得当初在那位女士的家里时,那位女士就说过我的系统权限很高,不过这份权限到底是哪里来的呢?”赛恩在看到这条系统信息的时候,他也是感到一惊,本来关于他的系统权限这件事赛恩也是一头的雾水,他也完全不知道自己这份莫名其妙的权限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
  上一次赛恩利用系统权限欺负一只侍奉一族中最下层的小恶魔,这已经是赛恩对于自己系统权限的最高预估,不过他没想到自己身上这份来的莫名其妙的系统权限似乎比他预期的更高,竟然高到系统任由他把圣杯拐走的程度。
  “连圣杯都可以直接用,难道说在第一层世界我可以为所欲为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都不会被系统追究么?”已经触犯过系统禁忌的赛恩抱着圣杯邪恶的笑着,虽然不清楚这份权限来自那里,不过有了这份权限在的话,赛恩和侍奉一族之间的战争胜率便又提高了一点。虽然到底能够利用这份权限做些什么,赛恩还想不清楚,不过他的脑海里朦朦胧胧的已经有了某些可以让侍奉一族被气疯掉的好点子。(未完待续。。)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