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计划(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搞了半天,结果什么都没说嘛”那个白骑士壮汉在听完了赛恩的讲演之后,有些不满的低声嘀咕道。
  “你懂个屁,你没发现战士们的精神都已经安定下来了么?”那个灰袍老头骂了壮汉一句之后,便向着赛恩走了过去。
  “搞那么多弯弯绕干什么,直接拉上战场去砍人不就好了么。”白骑士壮汉明显是个浑人,他一直到现在都搞不清楚赛恩之前那番话的用意,不过摄于灰袍老头的积威,壮汉也不敢再出口找赛恩的茬,他站在原地发呆了一下之后,便也屁颠屁颠的向赛恩那边凑了过去。
  在壮汉凑过来的同时,三路援军的指挥者也都已经来到了赛恩的身边,赛恩之前的那番话虽然并不能够得到所有人的认同,但是也足够表明他并非是无能之辈,所以在决定行动这件事上赛恩至少也已经获得了发言的机会,不过其他人会不会听他的还要看他是否能够说服他人。
  三方齐聚的情况下,首先自然要先自我介绍,最先起头的是哪个似乎很欣赏赛恩的灰袍老头,他的名字叫做伯德·弗里曼是女神教团的一名灰衣主教,虽然灰衣主教在教会体系中并不属于实权派,但是其主教级的实力可是实打实的,是一位能够施展高级复活术的七阶强者。
  至于那个大嗓门的白骑士,他则是伯德·弗里曼的儿子,这位骑士的名字也叫伯德,只不过为了区分父子两人的关系,一般大家都管他叫小伯德·弗里曼。小伯德·弗里曼是眼下这只骑士中队的中队长,他是一位拥有传奇实力的强大白骑士,虽然性子有些莽撞但是却也算是一名合格的军官。
  在女神教团一方自我介绍之后,站出来的是蕾妮西亚和一名穿着凯撒王**用机甲作战服的年轻人,年轻人的名字叫做道格拉斯,他是世代侍奉屠夫家族的战士后裔,同时也是凯撒王**队中最著名的几位年轻军官之一。
  这个年轻人赛恩是认识的,很多年前大家还是小屁孩的时候,这个家伙就曾经以守护蕾妮西亚的权利向赛恩发起过决斗,不过这个可怜的小家伙想要和一个穿越者干架的行为只能用自寻死路来形容,赛恩随便一脚就把这家伙踹的躺在地上半天都爬不起来,所以从那之后这家伙每次看到赛恩的表情都不是太好。
  不过那些毕竟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蕾妮西亚如今的妖怪程度早就把道格拉斯**的服服帖帖的,哪怕是这家伙现在看到赛恩也只会摆着一张臭脸,却不会开口找赛恩的碴。
  道格拉斯介绍完自己和自己的机甲中队之后,剩下的就只有黑龙团一行人了。虽然在场的人精们早就看出红发黑龙来路不正,不过当塞拉·加西亚报出自己的名号之后,还是让不少人差点把武器拔出来。
  红发黑龙的名声在伊萨姆绝对不可能用好来形容,前两代的红发黑龙就算是用恶贯满盈来形容他们,都算是在夸奖他们了,虽然这一代的红发黑龙行事上有很多的改变,但是毕竟大家所属的实力在过去积累的仇怨实在是太多了,要不是赛恩一再强调敌人的强大,恐怕不等进攻古代战舰,援军自己就要展开一场龙虎斗。
  在自我介绍完了之后,赛恩当仁不让的担当起了这次作战会议的主持人这个职位,他拍了拍手将众人的注意力引到他这里之后,便不再绕弯子开始直奔主题。
  “虽然敌人很强大,但是我们并不是没有机会,据我这几天的观察发现,不死骷髅会如今已经分裂成了两个组织,而且这两个组织之间不但有矛盾,甚至还已经大打出手过了。”赛恩的话立刻让众人眼睛一亮,如果敌人团结一致的话,那么他们就只能决死一战,可是如果敌人之间有裂痕的话,那么这场战斗可就变的很有操作性了。
  “你是说我们只攻击一方,然后放过另一方?你确定他们不会临时联手?”灰袍主教伯德·弗里曼向赛恩追问道。
  “这就要看具体操作了,不死会和骷髅会两个组织之间毕竟有那个阴谋联系着,如果我们的攻击强度过大引起了他们的警惕的话,那么他们肯定会放下分歧联起手来对付我们,可是如果我们把握好攻击的力度和方向,那么我有很大的把握,骷髅会会袖手旁观,甚至直接带着永恒炽阳去阿瓦隆……”赛恩这个时候自然不可能再藏着掖着,他把他这些天得到的情报一一拿出来,让在场众人都明白不死骷髅内部的分裂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两个利益在不同世界的组织,如果要说他们之间有什么情谊那肯定是扯淡的,只要不影响他们的根本利益,对方就算是被全部干掉,另一方也只会微微一笑,甚至连兔死狐悲这种情绪都未必会产生。
  按照赛恩的想法,他要做的就是打一边,放一边,第一波攻击主要攻击的是根基在无尽大陆的不死会,至于骷髅会则象征性的打一下之后,就任由他们立刻前往阿瓦隆。
  等到将不死会打残打的失去战斗力之后,赛恩他们再凭着这黑龙团的飞空艇对骷髅会进行追击,这个世界的飞空艇在速度上远远无法和地球上的战斗机相比,所以七百多公里的距离走上两天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理论上是有追击成功的可能的。
  两天时间如果赛恩他们还不能把骷髅会干掉的话,那就只好让蕾妮西亚和蒂法尼公开身份要求阿瓦隆出兵,不过这只能算是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不到绝望的时候塞恩是绝对不会用的。
  阿瓦隆那边三大公会的态度一直非常的暧昧,如果他们真的铁了心想要让阿瓦隆独立的话,那么蕾妮西亚她的出现就是往阿瓦隆这个火药桶上扔了根火柴,最终局势会变成什么样子赛恩自己想都不敢去想。
  “总之,这是一场佯攻战,一场闪电战,一场追击战,我们要骗过敌人的眼睛耳朵,然后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消灭一方,再把另一方追得无路可逃,追得他们心胆俱裂。”赛恩铿锵有力的给这场作战会议进行了最后的总结。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