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永恒炽阳(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会议的最后,诸位还有什么其他的问题吗?”在普林特为永恒炽阳作出保证之后会议便进入了尾声。他习惯性的发问之后就打算结束这次会议,而就在这个时候十一号突然很轻佻的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一号老大,你能带我去看看那个什么永恒炽阳么?我这辈子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刺激的玩意了,能不能在你把门炸掉之前让我看一眼那东西是什么样子的。”十一号有些没皮没脸的跑到了普林特面前讨好的请求道。而他的要求也让在场的使徒们都对那颗永恒炽阳的样子感兴趣了起来。
  在看到使徒们感兴趣的眼神之后,骸骨君王比尔德也开口对一号提出要看看永恒炽阳的要求,本来出于保密普林特是不打算让别人见到永恒炽阳的,但是如今不死骷髅会的两位首脑之一提出了这个请求,普林特如果不想在计划开始之前就让组织产生裂痕的话,他就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好吧,我可以带你们去看看永恒炽阳,不过在看到之后你们很可能会失望的,因为那东西其实并没有什么好看的。”普林特虽然面色有些为难,但是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至于摩根勒菲似乎是由于刚才普林特的某些话的关系,在普林特被骸骨君王命令的时候,也一直没有开口为他挡驾。
  就这样,普林特带着使徒们离开了会议室开始向古代战舰深处走去,而赛恩则终于从潜行状态中脱离,大口的呼吸起了新鲜的空气。
  赛恩在之前一直都是利用某种龟息功法将自己的生命特征压抑到接近一只老鼠的程度,除了大脑眼睛耳朵之外,他的身体完全处在假死的状态,没有体温,血液不会流动,和一块石头没有任何的区别。
  只有这样赛恩才能够在极近的距离窃听秘密而不被半神级的强者发现,不过这样做本身依然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一旦被发现,赛恩逃走的可能几乎为零,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就不需要再细说了。
  不过幸好,赛恩的这番冒险是完全值得的,今晚他不但搞清楚了不死骷髅会的来历和目的,而且他接下来还将知道永恒炽阳所在的位置。
  很显然,不死骷髅会的计划的基础都是建立在门被摧毁这件事情上的,只要赛恩能够提前毁掉那颗永恒炽阳,那么不死骷髅会横跨两个世界的阴谋就会彻底的破产。
  正因为如此,赛恩现在已经将毁掉永恒炽阳添加到了他这次行动必须完成的任务名单上。甚至于这件事的优先级别还要排在救白骑士以及寻找永恒熔炉的前面。
  短暂的休息之后,赛恩已经从潜行带来的副作用中恢复了过来,他的身体已经重新恢复了活力,至于假死状态对内脏的伤害短时间内并不会对他造成太大的影响,只要事后喝上一瓶治疗药剂就可以将隐患全部的清除掉。
  活动好了身体的赛恩,低诵咒语启动了他现在的血脉能力---气息密语。很快他就找到了使徒们所在的位置,毕竟十几个人聚在一起还是很明显的,尤其是他们所在的位置在赛恩前几次施展气息密语的时候,从来没有人在那里出现过。
  那个位置处在第三层也就是古代战舰中后部位的舰体下方,在赛恩的气息密语所持续的整整三十秒时间里,他们都呆在同一个地方围着一个东西走来走去,很显然那里便是永恒炽阳存放的位置。
  赛恩默默的将那个位置记在脑海里之后,便准备等使徒们离开便去探索哪里,不过赛恩没想到的是,在他的气息密语进入冷却状态后不久,一股致命的危机感冲进来他的脑海,向他发出了近乎疯狂的警报声。
  “不好,要被发现了。”赛恩很清楚这是他的感知在向他发出预警,于是赛恩急忙离开了会议室,潜行着向杂役们的宿舍逃去。
  而与此同时在古代战舰第三层的某个房间内,使徒们正在围着一枚长两米直径三十厘米圆柱形导弹啧啧不已。很显然他们怎么也没有猜到一颗能够抹去直径三公里一切物质的超级武器,长相竟然会这么普通。
  “这东西长得也太普通了,难道他们就不能给这玩意涂个激昂的红色,然后再装根撞角上去么?”十一号双手插着兜围着永恒炽阳啧啧有声的抱怨道,这个小混混一样的家伙似乎对于这枚纯白色的导弹非常的不满,而且很偏执的认为涂成红色有助于提升这种武器的威慑力。
  “永恒帝国的武器制造者们似乎都是实用主义者,目前我在这艘战舰里发现的武器残骸都没有太多的装饰,不过不管涂成什么颜色都没人能够否认他们的威力,永恒帝国发展出的魔导文明已经让凡人接触的神的领域,就算是一击击沉一片大陆,我想对他们来说应该也并不是什么难事。”普林特对于十一号还是很看重的,他虽然有些不满这个小混混的审美观念,但是还是耐心的向他讲解道。
  “击沉一片大陆?也就是说永恒炽阳并不是那些古代人最厉害的武器?”十一号听到了普林特的讲解,惊奇的向一号使徒问道。
  “当然不是,事实上我们现在所处在的这个山谷两侧的山峰原本是一座海拔两千米以上的高山,不过在这艘古代战舰坠毁的那次战斗之前,这座山峰被人一击劈成了两半,这艘战舰是正好落在了这个大坑里才最终完整的保存到了现在。”普林特对于十一号的好奇心似乎很高兴,他乐呵呵的回答着十一号的问题。
  普林特的回答让十一号瞪大了眼睛,张着嘴呆滞了好一会,要知道半神级想要劈砍一座小山坡也许还没问题,但是把一座两千米的高山劈成两半,这可就已经不是凡人可以做到的事情了。
  “等等!你刚才说这座山是被一个人劈成两半的!?”十一号突然意识到了普林特之前说的是一个人,而并非是一艘战舰,他大惊失色的向普林特问道。
  “当然是一个人,他用的武器我想你应该也听说过……”就在普林特正要回答十一号的问题时,他的手腕上一个亮银色的手镯突然抖动了起来。普林特狐疑的抬起手看了看手镯,然后他将自己疑惑的目光放在了那些还在对永恒炽阳品头论足的使徒的身上。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