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囚犯(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些家伙是三个月前被我们抓住的,之后就一直被关在这里,不过却什么都不肯说,所以嘛,我们自然要好好的招待他们一下。不过这些家伙的神术倒是真的很厉害,竟然光凭这神力就可以不吃不喝的一直熬到现在也不死,而且不管什么样的酷刑在他们的身上都没有用处……不过就算是不肯说又怎么样,他们的神也只能让他们这样半死不活的,而我们的神则是无所不能的,所以我们现在才会站在这里,而他们则站在那里。”
  那名之前带着赛恩过来的邪教徒这时候来到了赛恩的身边似乎是在向赛恩,又像是自言自语的说出了这番话。他的语气充满的对邪神的狂热,不过同时赛恩也感到他那狂热的语言中隐藏着一丝恐惧和担忧,很显然这些和女神教团对抗的邪教徒心里也并不是真的无所畏惧的,作为伊萨姆的人类对复仇女神茉莉安的敬畏早就已经被刻印在了他们的基因中。
  赛恩由于带着骷髅面具,而且他从刚才开始看到那些饿的只剩一把骨头的囚犯之后就始终的站在那里没有动弹过,所以这名邪教徒恐怕是以为塞恩是被这些囚犯的样子给吓坏了,才会呆呆的站在那里半天都没有动弹过,所以赛恩在听到邪教徒的话之后自然要顺着对方的想法回答,否则如果惹怒了对方,他恐怕会被立刻从这里赶出去。
  “我的天啊,这可真吓人……”赛恩装作一副被吓坏的口气一边应付着那个向看他热闹的邪教徒,一边头疼的看着这些被强行喂食的囚犯。
  这些人毫无疑问就是蒂法尼被抓住的手下,从他们的神力波动上来看,这些家伙也同样是白骑士,如果真的已经被抓了三个月的话,那么这些日子里蒂法尼在女神教团里肯定过的也不是很好。
  虽然这些家伙现在看起来似乎随时都可能死掉的样子,但是赛恩知道他们实际上是使用了某种教团秘传的神术才会变成这样,他们的身体内营养的循环已经被神术接管,别看他们的肌肉已经萎缩的快要消失了的样子,但是只要有足够的食物补充,他们很快就会恢复力量,只不过这种大起大落不但要消耗神力还会消耗一定的寿命,所以不到绝境的话。一般是没有那个神职者会用这种方法来保命的。
  暂时看来,这些白骑士的生命至少还没有太大的问题,不过赛恩可不敢保证什么时候邪教徒会感到厌烦,直接给他们个痛快或者是他们的神术失效真的被活活饿死。所以这些家伙一定要尽快的救出来才行,当然蕾妮西亚那边找寻永恒熔炉的任务赛恩也要尽快完成,否则不管把那一边惹怒了对赛恩来说都不是一件闹着玩的事情,如果赛恩还想要回到过去的安稳日子的话,那么他就必须要把这两件事完美的解决掉。
  眼下从牢房里被抓出来的囚犯一共足有十一个人,赛恩一个人想要把这么多人弄出去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有蕾妮西亚他们帮忙也不会轻松上多少,就在赛恩一边看着这些囚犯,一边盘算着要怎么样才能够把这些人救出去的时候,那些邪教徒又从一个单独的房间里带出了一个囚犯来。
  这个囚犯和之前的囚犯不同,他并没有像其他囚犯一样骨瘦如柴,不过他的情况要比其他囚犯还要糟糕的多,光是那满身战斗留下的伤痕就已经足以让普通人失去性命,更不要说那些伤势在水牢之中已经腐烂化脓,塞恩离着他足有七八米的距离就可以闻到他身上那股不详的恶臭味,这本应该是尸体上才会有的味道,如今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可以想见这个人的身上的伤势到底有多么惨烈。
  “呵,今天的伙食不错啊。”那个身高足有两米的囚犯在看到走廊内的邪教徒狱卒手中端着的食物之后,咧开嘴露出了笑容,浓密的络腮胡子让这个男人看起来有些苍老,不过赛恩可以看到这个男人在扫视向邪教徒时,眼中依然炯炯有神看起来就如同一头狮子在扫视自己的猎物一样。
  “别让他废话,喂他吃饭!”邪教徒头目似乎很厌恶这个男人,直接命令手下给这个男人喂食。
  “来!把嘴张开!”一个邪教徒拎起一长条硬面包,走到那个男人面前,然后将硬面包对准了男人的嘴巴。
  手上带着镣铐的男人并没有拒绝而是老老实实的张开了嘴巴,而那个拿着面包的邪教徒在这个时候脸上却突然露出了恶意的笑容,只见他以刺剑的姿势猛地将面包当作长剑刺向了那个男人的嘴里,很显然是要给对方一个小小的教训。
  长面包是做不了凶器的,也许风干后可以打晕人,但是想要杀人对于这种食物来说,还是太超出它的能力范围了。所以这种攻击的侮辱成分要远大于他所带来的伤害。带着镣铐的男人如果这个时候还不闪避的话,那么他一定会被一根坚硬的面包插进嘴里,这很显然是一种羞辱,赛恩在旁边看着这一幕发生的时候,心里很担心这个如同狮子一样的男人会爆发大干上一场,然后被蜂拥而来的邪教徒直接干掉。
  不过,赛恩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那个男人在看到面包刺来的时候丝毫没有闪躲的意思,他就这么张大着嘴巴对准了那只面包一口咬了下去,他那口雪白整齐的牙齿如同铡刀一样直接将面包咬掉了一大块,上下两排牙齿在碰撞时发出的那清脆的声响,让所有的邪教徒都吓得一哆嗦,连喂食的工作都一时间停了下来。
  现场一片寂静,包括赛恩在内都默默无语的看着那个大嚼着面包的男人,那个打着坏主意的邪教徒这个时候看起来很尴尬,他恼羞成怒的举起面包抽向那个男人的脸,不过那个男人很轻易的便别过头闪过了这次攻击,然后在将嘴里的面包咽下肚之后,又再一次故技重施张嘴咬下了一块面包大嚼了起来。
  面包一节一节的在减少,很快那个邪教徒便不敢在伸手用面包攻击了,面对那个狮子一样的男人挑衅的目光,这个邪教徒畏惧的缩了缩手,赛恩这时候在后面发现几乎所有的邪教徒都同时下意识的做出了这个动作,而这个动作意味着这之前发生过某些事情,一些足以让人产生心理阴影的事情。
  “小子,光有面包没有肉的话,我可是吃不饱的,你是打算让我狮子巴迪改吃素么?”似乎还没有吃饱的男人用他洪亮的声音对着那个狱卒催促道。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