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审问开始(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赛恩回到临时营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以后,整整一天都守在这个魔物巢穴之中不能随意外出让众人变得很不耐烦,所以一见到赛恩背着一只黑色的布袋回来,所有人就都围了上来。
  “怎么回来的这么晚,还有这是什么东西?”蒂法尼看到赛恩回来立刻走过来问道。蒂法尼知道赛恩不可能空手而归,不过对于那只袋子里装的什么她还是很好奇。
  “情报。”赛恩一边解开布袋上的绳子,一边得意的回答道。
  在绳子被解开之后,一个绿色皮肤的矮小生物被赛恩从袋子中抖落了出来。还处在昏迷状态的马丁在地上打了两个滚正巧落到了松饼的身边,而松饼一见到马丁就立刻发出了愤怒的尖叫声。
  “是地精!坏东西,总是来村子里偷东西!!”拎着一柄木质汤勺的松饼,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挥舞着那把看起来非常结实的汤勺对着可怜的马丁的脑袋砸了过去,赛恩吓得连忙伸手接住汤勺,然后让蕾妮西亚把这个看起来怒气冲冲的小东西抱住,要是这时候让松饼把这只地精给打傻了,那他今天一天可就算是白干了。
  “坏东西!总是来松饼家偷吃的,松饼的干果罐子都被他们偷走了!”处在暴怒状态的矮精灵在蕾妮西亚的怀里还依然不断的试图挥舞着勺子攻击昏迷的马丁,虽然马丁这算是无妄之灾,不过从松饼的表现上来看,哪怕是无尽大陆的原住民似乎对地精的印象也不是太好。
  “琪尼你能不能先带松饼离开一下,我要审问这只地精。”赛恩这时候不得不求助于高等精灵女仆。不过很显然琪尼还在记恨昨天赛恩那两脑瓜崩的仇,在恶狠狠的瞪了赛恩一眼之后,琪尼才从蕾妮西亚的手里把松饼接过来,然后抱着愤怒的松饼走出了魔物巢穴。
  “好了,现在可以做正事了,蒂法尼你用神术把这只地精救醒吧。”赛恩向蒂法尼求助道。
  “没问题。”蒂法尼很轻松的点点头然后便对那只地精开始释放神术,一道金色的光芒化成光雨落在了地精的身上,不过这只昏迷的地精却依然没有反应。
  “一次不够,要多用几次。”蒂法尼有些脸红的对赛恩比划了一下后又再次开始施放神术。
  由于复仇女神在新历开始之后一反常态同时包揽了多个神职,所以她手下的神职人员所能够使用的神术也变得多种多样,不过正所谓样样通样样松,虽然蒂法尼可以使用治疗神术,但是她的治疗神术非常的水,只能够治疗简单的外伤,还有一些轻微的内伤。
  所以一直到蒂法尼释放了三次治疗术之后,那只挨了赛恩一闷棍的地精才从昏迷中痛苦的苏醒过来,蒂法尼有些脸红的退到了一边,而蕾妮西亚虽然翘着嘴角一副很想嘲笑蒂法尼样子,但是她的法术都是偏向黑暗系的攻击法术,所以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先不去管蒂法尼和蕾妮西亚两个冤家间的明争暗斗,赛恩现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只地精的身上,从昏迷中苏醒的一段时间里,任何生物都是毫无防备的,而根据这只地精的表现,赛恩可以推断出这只地精的大致情况,来让接下来的审问变得顺利一些。
  “哎呦……”这只地精还没有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声,他的身体由于疼痛开始蜷缩起来,而他的双手却并不是摸向后脑的肿包,反而是摸到了他腰间的钱袋上。
  小小的只有小孩拳头大小的钱袋内,被十几枚金币塞得鼓鼓囊囊的,这只还没有睁开眼睛的地精在摸到钱袋后,竟然发出了一声舒畅的**声,然后他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竟然就这样双手护着钱袋,躺在地上似乎是打算再睡一会。
  赛恩看到这只地精的表现,脸上立刻就变黑了起来,按照他的经验,这只地精毫无战斗意识可言,否则也不会在苏醒过来的时候,做出那么多的多余动作。而当他摸到钱袋就打算继续睡觉这点,更是让赛恩深深地察觉到这次他抓来的是个麻烦人物,因为会有这种表现的地精都是绝对的吝啬鬼,葛朗台中的葛朗台,想要和他们做交易,绝对是一件对脑细胞和钱袋都有害无益的事情。
  不过现在既然已经把这只地精抓回来了,那么赛恩也不可能因为一点难度就放弃审问,当然对于地精来说严刑逼供绝对不是一个有效的方式,想要扳开一只地精的嘴,需要各种各样的技巧,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一个字,那就是钱。
  赛恩手头还有几百枚魔金币,这是他从试炼遗迹出来后,一路上打怪挣来的,在将几百枚金币统统从魔法钱袋中倒出来之后,赛恩没有用东西接住,而是任由这些金币掉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金币!金币在哪!?”刚刚还打算睡觉的地精再听到如同潮水般的金币声的一瞬间,便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了起来,他的两只小眼睛早已睁开,正带着狂热的光芒向四周寻找着那些发出美妙声响的金币在哪里。
  “啊!金币!!好多的金币!!”地精在看到距离他不远处那堆成了一座小山的金币之后,双眼已经变得通红,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从地上跳起扑向了那堆金币,不过在他飞行的过程中,一只大手突然抓住了他的一条腿,然后将他倒着提了起来。
  “该死的,你要干什么,为什么阻止我去和那些金币亲热,还有这里是哪里!?你们是谁?”这只已经被金币晃花了眼的地精,这个时候才注意到他被一个身材足有三个他摞在一起那么高的光头壮汉抓在了手里,而且还有几个人类正带着恶意的笑容围在四周看着他。
  被打晕之前的记忆这个时候才逐渐的浮现在马丁·金币的脑海中,这只地精终于记起来他之前似乎是在弗魔族的部落之中,然后在他捡起某一枚金闪闪的金币的瞬间,他的脖子一疼,然后便什么也不记得了。
  “绑架!勒索!天啊,这世界上还有没有王法了啊,为什么我马丁·金币总是会遇到这些该死的无法无天的罪犯。”地精悲愤的嚎啕大哭了起来,不过在场除了赛恩懂得地精语能够听懂这只地精的意思之外,其他人对于这只地精神经病一样的行为,都是一副丈二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