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危机(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雷诺!目标变更,把船里那些王八蛋都给我干掉!”赛恩对着通讯水晶命令道。
  “至于塞拉大姐你自己随便吧,反正那些家伙也不够你一个人捏把的。”赛恩眉头直跳的看着满身酒气的红发黑龙笑嘻嘻的一拳一拳的把一个邪教徒的脑袋往墙里砸,也不知道该怎么安置这个比雷诺更危险更暴力的家伙。
  “什么叫做随便,大家都是兄弟,今天这事是你的事就是我的事,红发黑龙这名号风暴海上响当当的,什么时候不仗义过?”明显喝高了的红发黑龙,扔下那个面具已经凹进去的邪教徒,然后勾住赛恩的脖子大声的叫嚷道。
  “我要把那帮王八蛋的战舰拆了,你也愿意帮我?”赛恩觉得喝酒之后的红发黑龙比不喝酒的时候可爱多了,这完全就是一个没有心眼的强力打手啊。
  “拆战舰?那还不好说,只要我……,哎呀,还是不行,我还是帮你打这些孙子吧。”红发黑龙似乎还是有什么顾及,话说到一半,竟然在醉酒状态下也依然没有答应赛恩帮忙。
  说完这些话,似乎觉得自己丢了脸的红发黑龙自顾自得跟赛恩打了个招呼就往客舱深处走去,凡是有敢于阻拦她的邪教徒,这位风暴海上的红发黑龙,都会用真正黑龙式的暴力手段将他们统统虐杀。
  说实话,赛恩对于红发黑龙藏着什么绝招是很好奇的,能够让红发黑龙这种人物作为压箱底的绝招肯定是不同凡响的东西,不过现在不是满足好奇心挖别人老底的身后,既然知道了那艘战舰上的主人是让自己背负悬赏不得不远走他乡的罪魁祸首,赛恩肯定是要报复的。
  当然出于自身的处事原则,赛恩当然不会像蒂法尼那**一样直接出去和几十台机甲对轰,对付一艘战舰从里面要比外面容易的多。
  多亏了从黑龙团哪里弄到的这个钩爪,让赛恩想要进入金色战舰变得更加的轻松。打开舷窗纵身一跃,钩爪飞射然后赛恩就如同壁虎一样趴在了金色战舰的船身上,抓住战舰装甲上的突起,收回钩爪再次向上一射,这一次赛恩便已经翻上了金色战舰的甲板。如同鬼影般轻易躲过那些正在观望蒂法尼战斗的士兵,赛恩的身影便消失在了金色战舰的船舱中。
  天空中,蒂法尼手中的长剑已经断成了两截,作为古董被保存的古代长剑,在不断劈砍硬物之后终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不过这把长剑的牺牲也算值了,如果他具有灵魂的话,完全可以在冥界向人吹嘘自己曾经干掉了七台商业联盟最先进的机甲。
  战场上最先出场的四十台战旗因为海盗团逃离而被击毁了九台,随后蒂法尼在毁掉了甲板上的献祭法阵之后又击毁了七台,幸好蒂法尼面对的是战旗这种防御力不足的空战型机甲,否则的话,光凭一把古董长剑想要干掉七台机甲几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魔导机甲的头部是魔导机甲的最大弱点,这是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知晓的常识。和地球上的机器人不同,魔导机甲的关节由于是利用魔导回路产生的电磁力来进行运动,所以魔导机甲全身上下除了关节之外几乎是没有任何机械结构的弱点可以让人攻击,不过头部却一直是魔导机甲设计师们的一个永恒的难题,但是这个难题却始终没有人找到什么突破性的解决方案。
  魔导机甲最根本的设计理念就是以金属之躯来模拟人类,任何不符合人类习惯的设计,都会在战斗中影响驾驶员的判断,导致无法挽回的后果。
  视觉回路听觉回路,这些重要的感知回路都必须集成在魔导机甲的头部,尤其是视觉回路更是必须使用比金属脆弱的多的水晶来进行制作,这就成了一个在设计时根本无法回避的弱点。
  蒂法尼就是靠着乌鸦骚扰,然后袭击战旗的头部才能够取得这样的战果的,不过现在长剑断了,战旗的驾驶员们也已经学乖了,他们不再靠近蒂法尼的神术射程之内,而是开始仗着战旗的飞行速度和远程攻击能力,不断的在向着蒂法尼进行骚扰射击。
  威力六阶的魔能步枪一发两发并不足以伤到有白骑士铠保护的蒂法尼,白骑士铠甲自带的高阶神术让蒂法尼的防御力来甚至比战旗还要高上一大截,只不过战旗消耗的能源来自可以随时更换的军用高密度魔能晶石,而蒂法尼则是全凭借每日祈祷的累计,双方拼消耗的话,很显然是不划算的买卖。
  “那个赶走空盗团的白骑士似乎快不行了。”金色战舰的舰桥上,之前向十三号报告的那位邪教徒头目,站在十三号身边说道。
  “不要小看白骑士,虽然商业联盟是魔导技术的领导者,但是在伊萨姆最先使用魔导技术的却是女神骑士团的白骑士们。让炮台全力攻击,不要给那位白骑士喘息的机会。”十三号作为商业联盟的高层掌握着许多不为世人所知的秘闻,所以他并没有像下属一样盲目兴奋,在之前早就知道有一名白骑士在船上之后,十三号先生就下令布置献祭法阵来引对方现身。
  就在蒂法尼躲避着战旗的攻击的时候,金色战舰上的巨炮已经开始悄然调转了方向,这些炮火对准了天空中的蒂法尼,而蒂法尼却并没有发现那些黑洞洞的炮口已经对准了她。
  “目标锁定,开火!”金色战舰的舰桥上,负责指挥炮火的邪教徒头目发出了命令。几十门各种不同口径不同类型的舰炮同时怒吼了起来,巨大的声响甚至将战舰甲板上的士兵耳朵震出了鲜血。
  发令的一瞬间,早就接到了战舰上发来警告的战旗们立刻四散躲避,而蒂法尼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被火焰和金属的风暴卷了进去。虽然是白天,但是战舰的一次齐射却照亮了整个天空,当被火光闪的流泪的人们再次能够看清东西的时候,半空中那个白色身影周围的乌鸦已经所剩无几。
  蒂法尼气喘吁吁的拍打着翅膀勉强没有坠落,如果下面的战舰再给自己来上一下,那么她今天就真的要去女神的神国了……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